记第二次造访美国学习的末尾

阿拉斯加航空的飞机从波城起飞了,驶向圣地亚哥,这一次在美国已经只余下三日。

刚来的时候,我还在想在 San Diego 长住会不会时常思念祖国,然而却发现并没有,恐是一直乐不思蜀。来 Boston 之前又在想离开了以后在 Boston 会不会时常思念祖国?然此次旅途中,得见波城遍地春色。你既然如此将我迎接,以后我便将你当做是家。

回忆这一年,我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长进。虽是每日尽全力学习工作,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有太多不会的东西,还差得很远。或许是到现在的状态了,想要再往前迈下一步,确实挺难的,也不知道下一步踩得是虚是实。即便如此,这样的一年,实在是受到了各位老师各位师兄师姐们太多太多细致入微的照顾,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而今我还决定离开 UCSD 投入敌人的怀抱,啊——真是欠揍!无论如何,只有立志以后做好的 Science 工作,以回报他们一切的鼎力相助。

一想到生物,我就会激动。我对它很痴迷,对它的好奇在每一个尺度、每一个视角上,以至于后来慢慢地将兴趣集中在了 Chromatin 和 Gene regulation,觉得这是造就许多尺度下生物多样性的缘由,这种多样性一次又一次在个体的发育中有时序性地释放轮回出现,却又横跨历史长河中逐渐演化改变以适应环境。现在的时代,真的是生命科学爆炸的时代,模式生物中积累的知识和蓬勃兴起的生物技术终于让我们总结观察到许多奇妙的现象和模式,让人总是不禁地拷问如何?何如?我也不知道以后自己这样的碌碌无为之辈以后到底能不能做出啥玩意;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到底有没有终极的答案。真希望有一天能将这一切的表象都一般化、抽象化,将这细胞宇宙内看到的种种现象一览无余、重新定义。

我之所以激动又在于人,只因事在人为,每一个工作的背后都有一群人。这一年以来,深知热衷基础研究者,志同道合者,甚多。因经历有异,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深邃的见解、独到的实践切入点和自己所关心的终极问题,大家的心境大多也是迥乎不同,就算如此,我们却总是能靠一次实验、一杯咖啡、一桌饭、一杯酒、一次步行、一场跑步相互碰撞。Porter Robinson 和 Madeon 曾合作完成一首流行一时的 Shelter。Madeon 说,虽然他们开始产出优秀作品的时候都还是独立创作,但是他们深知如果一起合作能收获更多。因此他们想要尝试一起完成一首作品以展现他们的友谊——科研不也是如此?

以后看到赤轮高挂、碧波涌起时,我会想起圣地亚哥;看到白鸥展翅、破天飞去的时候,我会忆起圣地亚哥,这是一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地方。我不会再因别离而感伤,二十多岁人生在世,我们可在神秘的虫洞重逢、在盛会再聚首,将来的日夜里,我们还能在饭桌上再续佳话,看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的充满情怀、胸怀理想。也希望自己能将 publications、funding、tenure 抛在脑后,能一直在这场没有终点的修行中逍遥自在地洒脱前行,就像 Lermontov 的一首小诗里说的一样——我们是在大海里航行的孤帆,既没有在寻求彼岸,也不是要逃避乐土。船底是清澈的碧波,头顶是金色的阳光。

Author: Juntao Yu

The commander for the GenomeHacker Center. Heading to decode the human genome as the whole to unveil the beauty of the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of biological system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